随梦小说网

第392章 日记(3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我的指尖在颤抖,字里行间我都能感受到父亲的爱意,他真的是我的父亲,就算变成了不被甲承认的“死人?#20445;?#23601;算永?#25238;?#30528;别?#35828;?#33080;,那也是我的父亲,先前的古?#25351;?#36234;来越淡,只有日记里流露出的情感是真实的。◢随◢梦◢小◢说Щщш.sUimEnG.com

    我不敢看了,越看越觉得愧疚,如果不是看到这本日记,我永远都猜不到父亲为了我付出了多少,这些付出太沉重了,沉重到?#26790;?#36127;担不起,无论我做什么都报答不了。

    或许最好的报答他的方式,就是如他所愿好好活着吧。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翻到下一页,时间一下子跳跃了四个月。

    “2018年10月

    我跟在大泽后面去了雪山,墨家没想到大泽会找到最关键的线索,但他们不敢现身,因为他们亏欠了那个人。

    在那个人愿意了解事情始末之前,他们不能去,我知道,无论他们去多少人,都不是那个?#35828;?#23545;手,他们也会害怕,也会愧疚,也会觉得前人留下的担子太重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什么都想不起来,但他?#38405;?#23478;的仇恨是刻在?#20146;?#37324;的,他不知道这些人曾对他做了什么,但他能感觉到这是仇人,他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们。

    他?#21069;?#22823;泽当成了突破口,说实话,我很怕,我知道那个?#35828;?#20219;务就是杀掉寻找玉的人,可我没法阻止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泽去冒险,我连靠近都不敢,那个人是神圣和正义的化身,而我是个不人不鬼苟且偷生的邪祟。

    我恐惧到抑制不住地颤抖,不是内心在害怕,而是身体,这是一种本能,就像头顶有一双眼睛在看,我知道他能感觉到我,躲得再远都没用,我在他眼中犹如蝼蚁,他懒得来杀我,但我若是送上门去,他也不会介意把我随手除掉。

    我只能卑微地潜藏着,我不知?#26469;?#27901;对他说了什么,他竟愿意去寻找真相了,这对所有?#27515;?#35828;都是一个好消息,却也是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墨家知道扶苏墓对他来说是一个忌讳,在他现有的记忆里,那该是他守护的地方,所以他们早就知道而不敢去,因为他会杀掉所有胆敢靠近那里的人,但现在不一样了,他愿意自己打破桎梏,愿意自己去探究,那里将不再是一个禁地。

    我只能跟在他们后面,这次的任务太难了,又只有我一个人执行,没有地图只能一点点寻找,我知道我不可能比得过他,只希望在他分心照顾大泽的时候能赶在前面,墨家也知道成功的希望渺茫,他们只是?#26790;?#23613;力。

    他知道我跟在后面,他真的很厌恶我,他似乎不想让大泽看到他杀?#35828;?#26679;子,就让狼群把我处理掉,我不由?#34892;?#36215;已经死去的自己,还?#26790;以?#26089;接触了墨家,早早练就一身本领,否则我真有可能连他的第一层考验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他?#21069;?#19968;切都准备好了,我敲晕了那个守在洞口的藏人,也听到了应声虫发出的咒语,我知道这个咒语?#38405;?#20010;人意味着什么,它帮我争取了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还是不行,果然不行,哪怕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也比不过他,任务失败了,他们先一步找到了它,把它杀掉了,果然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容易完成的事,后面的路更难走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秦始皇的秘密,知道自己不过是被?#27515;?#29992;了,他像疯了一样逃走了,我甚至还远远地看到了他,但他早就没?#34892;?#24605;杀掉我这个无关紧要的蝼蚁了,他必然要去找秦始?#26102;?#20167;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?#20146;?#38517;?#24618;?#26377;什么,他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在迷宫一般的洞穴里,我听到了大泽的呐喊,无助又绝望,我突?#24187;?#30333;他为什么能打动那个人了,他是无辜的,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总是一心为别人着想,哪怕是铁石疙瘩,也不会对这样的人提起戒心,更何况那个人已经入世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,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大泽能够做到,他是神,他能感觉到人心中的杂念,哪怕是最善于隐藏的墨辩也逃不过他的眼睛,如果大泽抱有其他目的,哪怕只是一点点,他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大泽身边?#36127;?#27809;留下任?#21619;?#35199;,他不知道我一直在跟着他,他是怕我的,我能感觉到他在尽力躲避,连呼救都要思索再三,我一直在等,直到他因缺水倒地。

    天知道那时候我有多激动,我毫不犹豫地冲上去,把他抱进怀里,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和?#38706;齲?#37027;一刻,我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,哪怕变成一个永远不能在他面前露出真面目的死人也值得了,我所求的只有守护他,现在我能够做到了。

    我喂了他一点水,把他带到了另一个出口,我看着他的脸,怎么看都不厌,?#36335;?#26102;光回到了他小时候,粉粉糯糯的一团,他快要醒了,我不得不离开,我一步三回头,我知道这?#21482;?#20250;不会很多,有一次便少一次。

    就在那时候,我做出了一个决定,我去了喇嘛庙,做了一件简单的事情,我知道他不可能放弃,哪怕一切都结束,他依旧会寻找未知的真相,那时候的我注定要离开,我不能让他在没有我保护的情况下行动,我很清楚这可能带来的后果,但?#19968;故亲?#20102;。”

    我把日记翻到下一页,明明已经知道了大概的真相,从父亲的角度看又完全不一样了,我心里憋得难受,就算墨家人看到了日记,他们也不会知道父亲暗中做了什么,仁增喇嘛是很可靠的人,他绝不会多说,墨家应该不会发?#25351;?#20146;把日记的存在透露给了我吧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去,时间的跨度又变大了,字迹清晰地记录了时间的轨迹,记忆越来越深刻了。

    “2019年6月

    那个人回来了,他竟然去找了大泽,我很?#36291;?#36825;不是他会做出的事,却又真实地发生了,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墨家也像我一样震惊,他的种种行为都表明他在渐渐脱离神性,这?#38405;?#23478;来说是好事,他们等了那么?#33579;?#32456;于有了一个能真正帮他们的人,但他们也知道他认同了大泽,不代表认同墨家,他们决定冒险试一试。

    他们?#36127;?#27809;付出什么代价,那个?#35828;?#25913;变远超墨家的预估,阿川告诉我他很信任大泽,信任程度是他不能想象的,简直令他嫉妒,我真的很欣慰,我知道他有多大的能力,有他在大泽身边,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说服了他,因为墨家本身就是被?#30772;?#30340;,他们拿出了最值得信服的诚意,我知道这个家族本身是没有欲求的,他也看得到,所以矛盾的化解只是一瞬间,但不得不说,他真的变了太多,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大泽带来的,我越来越期待以后的发展了,这是我第一次在绝望里看到光明。

    我?#38405;?#23478;提出了照顾大泽的意愿,我以为他们会拒绝,但他们答应了,我很感激,这个家族有时候并非像外表看来那么冷,我能感觉到冷漠背后是有温暖的。

    我满怀期待地和大泽见了面,正式的见面,我真的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墨家答应我照顾大泽,但他们是有条件的,我绝不能让大泽看出我的身份,我知道这是必须的,因为大泽将来要回归普通的生活,而我是一个绝不能为外界所知的死人。

    生活很平静,于我却像水深火热,我能看出大泽并不?#19981;?#34987;我这个?#21543;?#20154;碰触,这是正常人都有的反应,我只能拼命压抑自己的情感,无数次,真的是无数次,我无数次地想告诉大泽我究竟是谁,但?#19968;?#26159;忍住了,如果?#19968;?#24819;留在他身边陪伴着他,就必须要忍,没人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煎?#23613;?br />
    大泽从小就很敏感,他果然察觉到了异样,他想要拿下我的面具,我能看出他的好奇和疑惑,我落荒而逃,生怕自己忍不住让他知道真相,我在怕,在躲,在天平两边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真的太?#23547;?#20102;,我只能选择逃避,而逃避带给我的又是另一种痛苦,我不能不看他,我决定摘下面具,把那张早已长在脸上的另一副面孔给他看,让他知道我真的是一个?#21543;?#20154;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失望,心痛的却是我,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,或许我才是最自私的那个,为了能一直在他身边,剥夺了他知道真相的权利。

    这段平静的时光是梦寐以求的,我甚至祈?#33618;亲?#28014;岛出现得再晚一些,我知道当一切结束,我就再也不能见到他了,尽管我已经死过一次,每每想起还是心痛,能陪他多久就陪他多久吧。

    那个人?#24598;?#20102;,墨家给予了他最高的权力,这是应该的,墨家无法控制他,而他将会成为墨家最大的助力,我听说他强烈要求和大泽待在一起,墨家同意了,他们想不通大泽究竟有什么魅力,能让这样一个?#35828;?#24565;低头,我说不出是什么心情,我很骄傲,因为这是我的儿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?#21898;?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刮刮乐登陆